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浪微博 | 我要投稿 | RSS

韩国1.5分彩

合肥  |   蚌埠  |   芜湖  |   安庆  |   马鞍山  |   阜阳  |   铜陵  |   淮南  |   淮北  |   黄山  |   宣城  |   六安  |   滁州  |   池州  |   宿州  |   亳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时评 > 散文诗歌

刘流:我早就已红色呈现(外10首)

时间:2017-10-13 19:53:59  来源:韩国1.5分彩  作者:刘流   打印

  【作者简介:刘流,安徽怀远人,已在《中国诗歌》、《敦煌》、《河南诗人》、《丹东文学》、《中外文艺》、《杉乡文学》等数十家媒体发表习作300多首,曾获得全国征文评选活动诗歌奖。】

  【作者简介:刘流,安徽怀远人,已在《中国诗歌》、《敦煌》、《河南诗人》、《丹东文学》、《中外文艺》、《杉乡文学》等数十家媒体发表习作300多首,曾获得全国征文评选活动诗歌奖。】

 

   我早就以红色呈现

  一群鸽子撕裂夕阳

  去年的落叶从路边醒来

  远处,某人走了

  某人却还在

  象鸽子投下的影子

  相互别离

  是否,互道珍重?

  树丛间的鸟鸣比昨天消瘦

  晚霞低过头颅

  心底住着春天的人

  跪着,站着,爬着,或睡着

  也能听见鸟语,闻到花香

  依身暮色

  我早就以红色呈现

 

  夜莺

  夜来的时候,

  夜莺就把翅膀插在了脊背

  夜莺不腾空跳起,

  夜莺用翅膀丈量今夜和明夜的距离

  丈量天与地的距离,

  丈量奔跑与速度的距离

  夜莺知道,季节与季节的距离,

  是心与心的距离

  夜莺把躲在黑夜背后的旧时光,

  一一叫醒

  把溺亡的春天在一枚落叶里复活

  一想起夜的黑,

  夜莺就生出满头白发

  低矮的灌丛和树木,

  被黑夜灌醉闪着幽光

  夜莺声音嘶哑的时候,

  目光也开始嘶哑

  高亢明亮、婉转的歌声

  每天被太阳晒干

 

  套子

  夜晚来的时候,套子就来了

  一列流浪的火车,陷进黑夜的深水区

  四周灯火辉煌,引擎却在轰鸣中熄灭

  低过枕木的喘息,日子恍惚,精神褴褛

  像麦田里的一棵杂草,被收割的人忽略不计

  夜越深,孤单的影子就越重,越锋利

  加了糖的咖啡,和没有轨道的火车一样,失魂落魄

  空有奔跑的双脚,习惯爬行,甚至匍匐着钻进套子

  命定的一个套子,套住一列奔跑的火车

  下套子的手已经松开,驮着套子的火车

  还是每天一头扎进夜的隙缝,火车看不到黑暗

  黑暗在火车的背后

 

  远光

  远光,照在远光的位置

  对眼前的黑,视而不见

  对一头扎在黑夜的自己,视而不见

  远光,习惯在黑色的夜里,

  摸索前程,抚摸,一笑而过

  不留恋路边的风景

  不埋怨脚下的石子

  坦途,记在心里

  坎坷,划下黑影

  看清远方,就看清了自己

 

  近光

  近光,总是睁大眼睛看眼前的黑

  夜,越黑,越近视

  路,越崎岖,越短视

  扑面的泥水,甩在脚下

  窒息的野风,抛到脑后

  连同花香和野草

  淡淡地交给黑夜

  没有哪束光,比近光更忠诚

  一秒不离开长长短短的路程

  哪怕路途在半道撒了谎

  淡定地奔跑,睁大眼睛

  昨夜,今夜,明夜

  明夜的明夜,和下一个夜

 

  十月

  因为秋风

  大地突然迷失方向

  天空空旷

  树叶心烦意乱

  百花百无聊赖

  芸芸众生悄然卸妆

  十月的傍晚

  落叶再度狂奔

  矮树旁,一株菊花

  头顶灯盏姿态婆娑

  孤独地为落叶

  点亮回家的路

 

  傍晚

  有雨的傍晚

  满屋秋凉

  邻家院子里的柿子

  一个挨着一个

  仿佛是点亮的灯盏

  在风雨里,为落叶打扫房间

  一树秋光,两目忧伤

  谁带走了什么,谁就该用什么来补偿

 

  夜晚

  谁说怀念是过往的遗忘

  谁将夜晚误解为孤独的站点

  繁华褪尽

  目光,总是被灯光扎伤

  十月的最后的夜晚

  时光瘦的喘不过气来

  就像花瓣上的雨滴

  一遇见风,就飘零,就遗落

  犹如一支舞曲最后的尾音

  季节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悲伤刚好被叫醒

  在黑夜铺就的路上

  灯一灭,你就亮了

 

  一只麻雀在练习自杀

  一棵树,迷上秋天的云朵

  它就有了拯救落日的使命

  在六月,一棵树把身上的叶片抖落在脚下

  自上而下的落叶,擦去枝头的风尘

  眺望垂挂的夕阳,它伸开手臂

  身体慢慢倾斜,脚步开始奔跑

  把落日举过头顶,像擎着一只气球

  身上的树叶逐一上飞,飞成秋天的摸样

  一只麻雀模仿奔走的树叶

  从一棵树,俯冲着飞向另一棵树

  它在练习自杀

 

  空街道

  此刻,我适合一言不发

  适合站在阳台

  适合从阳台的窗户往外看

  看街道绿化带的棕榈树淋着雨

  学着阳光下椰子树的样子

  摇 摆

  看路灯里斜斜掉落的雨丝

  像一根根的针

  把夜晚十点的街道扎得空无一人

  空无一人的街道

  一辆空无一人的公交车

  在空空的站台

  停下,有起步

  像一个挨个叩门的乞讨者

  远处,一盏路灯

  粗犷地看着我

  像阳光

 

  八月未央

  一场雨,要把季节钉死

  翠竹,那晶亮的叶片

  像镜子里的灯火,有暖暖的齿痕

  将我被淋湿的歌声收留

  那些不被察觉的忧伤

  属于屋檐下避不开水滴的人

  雨滴,一摇晃

  泪就会流动。八月,面容憔悴的词

  就会发出桨声

  并在时光转弯处,摁住季节不放

  我可以把自己扮成一滴漫不经心的雨

  可身体里细碎的水声,却瞒不过

  这八月簌簌而落的雨滴

  八月,趟着露珠赶路的人

  总会有年少的委屈漫过泪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TAGS: 刘流(1)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民姚继厚20多年精心照料脑瘫女不离不弃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
韩国1.5分彩投稿说明(2017年8月18日更新)
韩国1.5分彩投稿说明(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入列南海舰队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徽理工大学志愿者走进留守儿童托管所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